广州浪奇三季度最高预亏近9亿,亏损额成解释不清的“计算题”

原标题:广州浪奇三季度最高预亏近9亿,亏损额成解释不清的“计算题”

A股奇葩事件层出不穷,前有獐子岛(002069.SZ)的扇贝长了脚集体跑路,后有广州浪奇(000623.SZ)5.72亿元的存货离奇失踪。目前,獐子岛已被证监会认定为信息违法披露,暂且告一段落,而广州浪奇的“雷”还在接连炸响。

10月14日晚间,广州浪奇先是告知投资者再次延期回复深交所对其3.95亿元预期债务等问题的关注函,同时披露前三季度业绩预告,第三季度预亏6.85亿元~8.85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8亿元~10亿元。

这是该公司在在3.95亿元债务逾期、5.72亿存货离奇失踪、银行存款遭法院裁定冻结三“雷”之后的炸的第四响。

广州浪奇股价15日开盘后迅速跌超5%,截至收盘报3.96元/股,跌2.94%。而自9月24日晚间首次公布近4亿元债务逾期以来,广州浪奇股价累计下跌31.5%,市值蒸发11.4亿元,只剩不到25亿元。

广州浪奇三季度最高预亏近9亿,亏损额成解释不清的“计算题”

(数据来源:Wind资讯)

算不清楚的亏损

10月14日的业绩预告中,广州浪奇预计前三季度亏损8亿元~10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210.56万元。其中第三季度预计亏损6.85亿元~8.85亿元。

数据显示,自1993年至2019年年报,广州浪奇累计净利润为5.3亿元。从亏损额度来看,公司今年前三季度预亏损额已超过其上市28年来的净利总和。

广州浪奇称,业绩变动主要来自以下三大原因:

首先,是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42亿元。

目前,广州浪奇提交关于公司与广州市亚太华桑贸易发展有限公司、陈松彬、陈梅君关于买卖合同纠纷的仲裁申请已获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受理。结合对该客户目前的运营情况和偿债能力的评估,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对亚太华桑公司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42亿元。

其次,是“不翼而飞”的巨额存货。

展开全文

广州浪奇对位于辉丰仓、瑞丽仓的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为合计5.72亿元。在公告中,广州浪奇首次承认在对化工品贸易业务存货进行盘点核查过程中,发现部分存货存在真实性存疑的风险。

第三,广州浪奇收到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的土地补偿款首期、二期、三期款项合计12.94亿元,公司将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等相关规定及后续《土地移交确认书》的确认情况,对收到的补偿款进行相应的会计处理。

如果做一道简单的计算题,8亿元~10亿元的亏损窟窿中刨去因非经常性损益导致1.42亿元和5.72亿元,还剩下0.86亿元~2.86亿元的亏损未能解释。

数据显示,广州浪奇2019年的总营收为123.98亿元,其中在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洗衣粉为主)收入为111.83亿元,占比超过90%。公司昨日表示,除贸易业务外其余业务板块包括:糖制品业务、工业产品业务、民用产品业务和其他业务均正常运作,目前未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若将12.94亿元土地补偿款计入,近13.8亿元~15.8亿元的亏损究竟是哪儿来的?广州浪奇尚未对市场做出解释。

回复一拖再拖

与三季预报同步发出的还有一则再次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

截至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共有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其中,2019年3月、4月,保华公司、中冶公司将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后形成逾期债务1.66亿元。

9月27日,广州浪奇再发公告称,在对货物开展正常盘点及抽样检测时发现5.72亿元的货品不翼而飞。

因此,深交所连发两份关注函,要求9月3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然而,广州浪奇的回复却一拖再拖,至今也未能完成。

广州浪奇先对外称将延期至10月15日再做回复,昨晚再次表示将期限拉长至10月31日前。对于再一次延迟原因,广州浪奇表示,关注函回复工作量较大,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

据官网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前身是广州硬化油厂。1993年,经国家证监会批准,成为广州市上市公司,旗下有“浪奇”、“高富力”、“天丽”、“万丽”等品牌。

2019年5月至今,广州浪奇董监高层面频繁发生人事变动。2019年5月董事长傅勇国辞职;9月,公司更换财务总监;2020年4月,公司总经理陈建斌辞职。

纵观广州浪奇的财务数据,不论高负债、大比例应收账款、超低的毛利率,还是突然“消失”的存货,都存在诸多异常。

广州浪奇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广州浪奇总资产为86.42亿元,总负债合计68.7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9.54%。

2018年,广州奇浪的预付账款增加了4.27亿元,期末余额达9.19亿元,而披露的前五名预付款项总计为4.46亿元,占预付款项期末余额合计数比例不足半数。2018年、2019年,其应收款项的金额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5.22%、38.75%。

2017年~2019年,广州浪奇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82%、3.37%和4.85%。其中,核心产品(洗衣粉,即工业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73%、2.15%和2.56%。相较之下,2019年上海家化的毛利率为61.88%,珀莱雅为63.96%,广州浪奇的毛利率显然远低于日化同业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近五年广州浪奇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均为负值, 2015年~2019年的数据分别为-0.41亿元,-6.95亿元,-1.88亿元,-4.42亿元,-5.57亿元。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广州浪奇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再现赤字,净流出6.61亿元。

更诡异的是,9月27日公司对位于辉丰仓、瑞丽仓的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为合计5.72亿元。而在2015年~2017年间,该公司存货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2017年~2018年间,账面存货产品却猛增288.29%,从3.50亿元增至13.59亿元。三方各执一词,广州浪奇称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两家仓储方公司则表示并未有实际仓储存在。

10月9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冻结广州浪奇的银行存款6717.77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立即开始执行。目前受到冻结账户实际受限金额合计1152.60万元。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9月以来广州浪奇还有三起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涉及执行标的金额合计8172.34万元。

财务不清、官司缠身、债务逾期、资产冻结,广州浪奇的雷暴还在继续。可以明确的是,想要翻身,这些“糊涂账”再也不能“糊涂做”了。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