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属首例,银行信用分层短期或拉大

原标题: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属首例,银行信用分层短期或拉大

一直备受市场关注的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处置方式有了定论。近日,包商银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因被认定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包商银行对已发行的6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尚未支付的5.86亿元累计应付利息不再支付。

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减记早有预兆。今年8月6日,人民银行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根据前期包商银行严重资不抵债的清产核资结果,包商银行将被提起破产申请,对原股东的股权和未予保障的债权进行依法清算。

“从去年5月包商银行被接管之后,银行间的信用分层就较为明显。今年一些银行承受较大压力,再加上包商银行‘65亿元资本债全额减记’,部分经营不佳的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短期内或将进一步承压。”有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65亿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属首例

二级资本债清偿顺序低于银行存款和一般债权人,与商业银行发行的次级债、混合资本债一样,具有补充银行资本、缓冲信用风险的作用。当监管部门认定二级资本债的发行人将无法生存时,发行人有权在无须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对债券本金进行减记,尚未支付的利息也不再支付,本金减记后,债券即被永久注销。截至目前,包商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是行业触发的首例。

近日,包商银行在中国货币网上发布《关于“对2015年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本金予以全额减记及累计应付利息不再支付的公告》称,11月11日,包商银行接到《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关于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的通知》,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等规定,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认定包商银行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

“包商银行根据上述规定及《2015年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募集说明》减记条款的约定,拟于11月13日(减记执行日)对已发行的65亿元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计应付利息(总计5.86亿元)不再支付。包商银行已于11月12日通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授权其在减记执行日进行债券注销登记操作。”包商银行公告称。

《2015年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公告》显示,该期债的发行金额为65亿元,期限为10年期固定利率品种,在第5年末附有前提条件的发行人赎回权,发行人在有关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有权按面值部分或全部赎回该品种债券。募集资金用途为补充二级资本,目的是提高资本充足率,提高风险能力。

早在2019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接管组全面行使包商银行的经营管理权,并委托建设银行托管包商银行的业务。

根据人民银行数据,接管当日,包商银行的客户约473.16万户,其中,个人客户466.77万户,企业及同业机构客户6.36万户。“一旦债务无法及时兑付,极易引发银行挤兑、金融市场波动等连锁反应。为最大程度保障广大储户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稳定和社会稳定,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经过深入研究论证,决定由存款保险基金和人民银行提供资金。”人民银行称,先行对个人存款和绝大多数机构债权予以全额保障。同时,对大额机构债权提供了平均90%的保障。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30日,包商银行接管组发布《关于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转让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的公告》,包商银行拟将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分别转让至蒙商银行和徽商银行。不过,包商银行债权人持有的未由存款保险基金提供保障的债权,不在本次承接范围内,仍保留在包商银行。

银行信用分层或短期拉大

展开全文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商业银行总资本包括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是商业银行正常经营时,用以吸收损失的资本工具,且在使用上没有局限,兼具永久性和清偿顺序在其他融资工具之后的特征。其他一级资本具备一级资本的永久性,且作为银行持续经营条件下吸收损失的工具,但不带有利率跳升及其他赎回条款。而二级资本是,拥有次级、减记和有条件转股等属性,是在破产清算条件下吸收损失的工具。

国信证券一则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23日,二级资本债存量共452只,合计规模约2.5万亿元。其中,二级资本债期限结构以“5+5”为主,赎回日期集中在2022年~2025年。同时AAA评级债券数量相对少,但规模大,与发行主体资质的特点相关。债券持有人以银行为主、基金为辅,持有比例分别为55.5%和38.3%。

“目前,中小银行资本已经有吃紧的迹象。资管新规要求银行表外回表的重压尚未解除,疫情的意外暴发一方面使资产质量在边际上恶化,另一方面敦促信贷投放节奏加快。风险权重资产净额增速快于资本金,使得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于今年持续下滑。对农商行而言,降幅不仅明显加快,今年年中资本充足率已经创下2014年以来低点,仅12.23%。”招商证券分析师尹睿哲称。

“银行间的信用分层正在加剧。中小银行应该多方面探索资本补充方式。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盈利能力;外源性资本补充需要政策支持,适时通过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一位银行业人士对记者称,银行间的信用分层长期存在,只不过经过去年包商银行事件、锦州银行事件之后,进一步拉大了。随着银行业风险事件的化解,以及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潮的来临,银行间的信用分层会逐步缩小,当前的情况是短期现象。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