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辉丰被子公司告到深交所!草铵膦项目归属权陷迷局……

原标题:*ST辉丰被子公司告到深交所!草铵膦项目归属权陷迷局…… 卖了两家子公司后,*ST辉丰对本年度实现摘星摘帽充满信心。不过,股权转让过程中,这家公司又陷入新一轮风波。

近日,*ST辉丰持股51%的子公司石家庄瑞凯化工有限公司(下称“瑞凯化工”)向深交所投诉称,*ST辉丰即将出售的可转债募投项目“年产5000吨草铵膦原药生产线技改项目”(下称“草铵膦项目”)实际是由瑞凯化工投资建设的,并控诉该上市公司侵占其资产、进行虚假披露,且存在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的行为。

随后,深交所连发两份问询函,而*ST辉丰在回复中一直坚称:“草铵膦项目资产权属清晰,归辉丰股份所有”。同时,该公司还在1月6日对深交所的问询函回复中指出,“该项目于2015年4月9日取得盐城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出具的《企业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

1月7日,截至收盘, *ST辉丰大涨5.11%,报2.88元。

*ST辉丰被子公司告到深交所!草铵膦项目归属权陷迷局……

到底是谁的项目

关于*ST辉丰对深交所的两次回复,瑞凯化工表示无法接受。瑞凯化工创始人郭俊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项目建在*ST辉丰厂区中,按照相关法规只能由其办理备案等一系列手续。但这并不能证明项目就属于它,真正的核心应该在资金和技术的来源。”

郭俊辉对本报记者直言,*ST辉丰利用股权收购以及上市诱骗,为其建设草铵膦生产线,而在草铵膦项目建设的过程中,所有资金均是由瑞凯化工出资,*ST辉丰未出过一分钱。

公开资料显示,*ST辉丰原本并没有涉及草铵膦业务。2014年,其开始与瑞凯化工就草铵膦项目展开洽谈。彼时,草铵膦是国内热销的农药产品,国内也仅有两三家企业实现了草铵膦工业化生产,瑞凯化工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6月份,*ST辉丰以自有资金向瑞凯化工注资,并获得该公司51%的股权。而瑞凯化工原大股东河北佰事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佰事达”)则退居第二,持股49%。

郭俊辉告诉记者,*ST辉丰与公司商讨入股时,就明确要求瑞凯化工出资、出技术,在3年内建设一条5000吨草铵膦生产线,其也曾多次要求与*ST辉丰签署《5000吨草铵膦项目合作协议》。

随后,*ST辉丰为了顺利发行可转债,一直在拖延与瑞凯化工签署相关协议。2016年4月21日,该上市公司公开发行了总额8.45亿元的可转债,其中草铵膦项目预计投资6.86亿元。

展开全文

彼时,*ST辉丰称,“公司项目技术均为自主研发。”但郭俊辉一方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该技术实为瑞凯化工所有,且有工信部司法鉴定。

郭俊辉及其委托律师认为,瑞凯化工在5000吨草铵膦项目中的权益有较为充分的证据支撑,但*ST辉丰有预谋、有计划、分步骤非法侵占了这个项目,并且涉嫌在可转债申报和发行、重大资产出售等环节存在严重的虚假信息披露。

在郭俊辉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提供的信息中,有一条来自*ST辉丰原副总经理李萍于2017年12月3日的语音,其提到,“(瑞凯化工)不就是为了能书面确认草铵膦项目归瑞凯化工所有吗?仲总(*ST辉丰实控人)已经(口头)同意了,跟正式协议没啥区别。而且这种协议需要辉丰签字,如果保荐人不同意的话,仲总也很难去签字。”

他指出,“第一,该上市公司利用草铵膦项目进行可转债的欺诈发行;第二,其计划从佰事达处收购瑞凯化工剩余49%的股权,且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但其在2018年年报以及2019半年报中称,仅有股权收购意向,故涉及虚假披露;第三,草铵膦项目的产权争议由来已久,但*ST辉丰却在公告中称,该资产产权清晰无争议,涉嫌虚假披露。”

针对郭俊辉一方的指控,1月7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ST辉丰董秘办求证。相关人员表示,“网络信息的真假自行辨别,公司不做回应。”

卖“子”或为脱困

2020年底,瑞凯化工的小股东佰事达以“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为由,将*ST辉丰、安道麦以及瑞凯化工诉至法院。

佰事达的总经理助理王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方得知*ST辉丰与安道麦的交易意向后,要求其先执行我方49%股权的收购后再出售草铵膦项目。但对方告知,该项目不在一期交易内,属于二期交易。等与安道麦谈好后,将支付我方剩余的股权收购款。2020年10月29日,*ST辉丰公告了与安道麦的二期交易,但无人告知我方。我方在其第三方机构的公告中得知,本次交易包含草铵膦项目。”

在佰事达看来,*ST辉丰如此迫切转让草铵膦项目,除霸占项目外,还想单方面撕毁剩余股权转让协议,并通过转卖资产从而保住上市公司的壳。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8月,彼时证券简称还是辉丰股份的*ST辉丰,因主车间停产超过3个月被“ST”,2019年2月实现摘帽。随后,又因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于2020年4月被“*ST”。

因此,2020年度的财务数据对于该公司而言至关重要。为保住上市公司的“壳”,*ST辉丰两度“卖子求生”。

2019年11月,该公司宣布将以3.7亿元的价格转让子公司上海迪拜植保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迪拜”)50%股权给安道麦。2020年10月28日,安道麦再次作价12.24亿元拟收购*ST辉丰的部分资产,包括江苏科利农农化有限公司(下称“科利农”)51%的股权以及上海迪拜1%的股权。

当前,*ST辉丰已完成了上海迪拜51%股权的交割,且累计收到3.06亿元股权转让款。不过,根据1月6日该公司对深交所的回复来看,这笔转让款将不记入2020年度的财务报表中。

尽管如此,公司仍对“摘星摘帽”充满信心。其董秘办相关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新的退市规则,公司今年一定能够实现摘星(即证券简称去除*),且摘帽(即证券简称恢复为‘辉丰股份’)也是有可能的。”

最新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ST辉丰实现营业收入1.23亿元,同比增长23.92%;实现归母净利润1.48亿元,同比增长178.23%;实现扣非后净利润-5919.46万元,亏损幅度缩小68.2%。

记者 金旻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