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买医院后濒临退市!*ST恒康明股实债问题白热化,新里程加入重组大局

原标题:狂买医院后濒临退市!*ST恒康明股实债问题白热化,新里程加入重组大局 四年前,*ST恒康的灵魂人物、曾经的甘肃首富阙文彬不会想到,其参与设立的两支“明股实债”并购基金,会成为如今左右公司破产重整大局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作为公司名下最优质的资产,它也成为了当前医疗产业的热门标的。

随着新里程集团正式加入这场争夺战,海王集团此前的合作协议被业界质疑“不香了”。“民营医院第一股”*ST恒康的保壳路到底会怎么走?1月7日,深交所下发了关注函。在此消息影响下,1月7日,该公司股价盘中跌停,最终报收1.62元/股。

狂买医院后濒临退市!*ST恒康明股实债问题白热化,新里程加入重组大局

重整生变遭关注

1月7日,深交所向*ST恒康发放关注函,对部分媒体发布《新里程集团拿下*ST恒康名下核心医院资产,海王、益佰出局上市公司重整》表示关注。报道称,北京新里程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里程集团”)与农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农银理财”)签署协议,收购了农银理财通过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京福华采(台州)资产管理中心、京福华越(台州)资产管理中心(以下统称“并购基金”)的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份额,并称公司重整参与方深圳海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王集团”)已出局。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控股股东核实其于2020年12月2日与海王集团等相关方签署的《重整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具体执行情况、协议背景是否发生重大变化、相关约定是否已无法继续履行。同时,结合公司下属两只并购基金的出资人变化情况、清算进展等情况说明公司相关债务处置进展及对公司业绩的具体影响。

对于深交所今日关注函的相关内容,新里程集团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消息属实。其已与农银理财签署收购协议,并且完成了对京福华越、京福华采并购基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份额的收购。根据双方协议规定,集团将对并购基金所持有4家医院如何处置享有最终决定权,并对4家医院处置所得享有优先分配权。鉴于并购基金所持有的4家医院是恒康医疗重整价值的重要载体,集团作为4家医院的最终权利人也有意以重整投资人身份参与公司破产重整。

对于上述情况,*ST恒康迟迟未披露,这是否属于信披违规?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信披违规在我国目前有两种情况。一是,该披露而没有披露;二是,该披露没有充分披露。但是,目前对于*ST恒康而言,媒体报道的更多的是出自于新里程方面的信息。并且,目前其只是签署了相关的优先级份额转让,跟上市公司重大利益的直接关联并没有那么大。后续如有进一步深入,例如债务重组等,上市公司就需要对相关信息进行及时充分的披露。”

新里程与海王继续博弈

恒康医疗的重组事项真的是一波三折。在2020年末,海王集团和益佰制药纷纷“官宣”入局*ST恒康重组。2020年12月1日晚间,*ST恒康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阙文彬与海王集团、五矿金通签署了《重整投资合作框架协议》。海王集团将作为产业投资人牵头协调恒康医疗重整。重整程序完成后,其将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展开全文

2020年12月11日晚间,益佰制药发出受让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8.8亿元受让华宝信托持有的京福华越及京福华采相关资产。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成为它们的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但该事项随后被交易所问询。在2020年12月25日晚,其公告称,已终止前述事项。这也意味着,该公司已经出局,海王集团与新里程集团将继续战斗。

当前,海王集团显然没有放弃,根据2020年12月30日*ST恒康发布《关于重大诉讼的进展公告》称,海王集团旗下深圳市前海健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康金控”)已向民生信托支付收购款。民生信托将协助*ST恒康及健康金控变更其持有的京福华采、京福华越相应的合伙份额,并行使中间级合伙人权利。

目前来看,虽然海王集团拿下了产业基金中间级份额,但新里程医院集团依然占据主动。新里程医院集团首席执行官林杨林曾对媒体表示,集团目前进则可以作为重整投资人拿下一个上市公司标的,退则可以选择拿走4家医院资产,属于“进可攻退可守”。

记者注意到,海王集团目前拿下的是中间级份额,而新里程集团拿下的是优先级份额。这是否会影响上述两方在此事件中的话语权?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本报记者表示,“不同的层级,它的收益和权利是不一样的。最底层叫劣后级,劣后级意味着亏损出现的时候先亏它,当它亏没了之后,再亏中间级,然后才是优先级。换言之,劣后级的风险最高,优先级的风险最低,中间级是处于中间。由于所承担的风险不同,所获得的收益和在整个基金里面的话语权也不同。劣后级属于高风险、高收益;优先级是风险最低,收益率最低。在话语权方面,是劣后级大于中间级,再大于优先级。”

“买买买”后遗症难消

对于*ST恒康的重整事项,记者致电公司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此外,在1月7日晚间,该公司还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阙文彬所持1.5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8.26%)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截至目前,阙文彬合计持有7.9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2.49%。公告表示,本次拍卖不会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公司将对相关股份变化情况予以跟踪关注,涉及重大信息将及时披露。

公开资料显示,最初恒康医疗以“独一味胶囊”中药起家,在2008年上市后,就开始了疯狂并购之路。其最初只是一家营收不足3亿元的中药企业,但是到了2013年,通过资本运作,却已收购了6家医院,收购项目斥资高达3.69亿元。2014年,改名为恒康医疗后,正式从单一中药业务向医疗服务转型,并规划建设“肿瘤治疗、高端妇产”的医疗布局。到了2017年,恒康医疗共计收购19家医院及医疗机构,其中12家被收购医院为全资收购,一度被资本市场热捧为“民营医院第一股”。

然而,“买买买”之后,恒康医疗债务激增。其2017年财务报表显示还盈利2.03亿元,到了2018年突然亏损14.18亿元,2019亏损继续扩大至25.2亿元。2020年5月,恒康医疗连续两年亏损被深交所实行*ST退市风险警示。

截至去年三季度,恒康医疗归母净利润亏损4902.64万元。而根据深交所有关规定,若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将出现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首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的情形,公司股票将存在暂停上市风险。

记者 黄华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