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网上兼职投资有这几种方法,炒股这一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和时间

以下本文来自罗威科技更多网赚详情请加【扣扣11999181】或【WX loewe1991】了解更多。原标题:炒股这一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和时间

文 |AI财经社 吴傲寒

编辑 | 张硕

红和绿,对应涨和跌,股市中的逻辑看似简单纯粹,但每根K线背后,却暗藏着买卖双方的厮杀,更牵扯着盘外的种种力量。

即便再精明的操盘手,也不能保证招招制胜,尤其是在世所罕见的2020年,突如其来的大流行,曾一度重创全球经济,美股八个交易日熔断四次,连股神巴菲特也惊呼“活久见”。

变局中往往蕴含机遇,盛极一时的口罩概念股、居高不下的白酒股、在风口起舞的半导体和新能源、触底后又反弹的餐饮股……即使很多新入场的菜鸟,只要敢于在股市低点时“端盆接水”,也能赚得盆满钵满。

与此同时,A股IPO注册制改革更是将投资者的激情点燃,A股IPO募资额创下10年最高纪录,多位私募行业的大佬曾对AI财经社表示,“2020年是最好的一年”。

是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风口催生了财富,也吹起了泡沫,有人冲上云霄,就会有人重重跌落。市场的机遇和不确定性像空气般无孔不入,将投资者引入一场场财富盛宴,但又在酒酣意满时悄然抽身,留下欲求不满者买单。

回望2020年,多位股市中的投资者都对AI财经社表达了相同的意思:股市中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和时间。

新年变局

对于A股的投资者来说,2020年似乎有个不错的开端,时隔小半年后,上证指数再次站上3000点,尽管后期略有波动,却依旧释放着后续冲高的信号。

大好形势下,没人预料到危险的来临,即便在“小道消息满天飞”的股民圈子里亦是如此。2020年1月20日,当新冠疫情的消息推送至许飞手机上时,他所在的数个炒股交流群中还十分平静,只有零星几人“推荐医疗股”或提醒群友们“囤点口罩”。

在家网上兼职投资有这几种方法,炒股这一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和时间

图/视觉中国

展开全文

但武汉宣布封城后,情况急转直下,疫情的不确定性叠加资金避险的影响,2020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A股市场在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低开低走,并于午后加速回落,收盘时全线下挫,除流感概念板块收红外,几乎所有板块都是绿油油一片。历史数据显示,当天A股沪深两市共有3474只股票下跌,超100只股票跌停。

不安的信号触碰到了许飞敏感的神经,“身边的人大多都很害怕,就想着把钱撤回来攥在手里。”他对AI财经社回忆称,不仅几个微信群里的信息开始狂轰乱炸,很多同事甚至也放下工作,在办公室中三五成群讨论股票。

但在疫情的阴影下,许飞也看到了医疗概念股的机会,只是他此前对这一领域并在家网上兼职【WX loewe1991】无研究,群里令人眼花缭乱的荐股信息也根本来不及筛选,最后为图省事,他在支付宝中建仓了一支排名靠前的医疗基金。

因疫情延长的假期给了许飞充分的研究时间,经过比对,尤其是接连抢购口罩失败后,他开始在“口罩概念股”中寻找标的,鼠年春节后第一天开盘,便试探着建仓了一只名为“道恩股份”的股票。

事实上,最初在看过道恩股份的财务情况和历史新闻后,这只股票并不是许飞理想中的标的,但这家企业作为“国内最大熔喷专用料生产商”,对于口罩生产来说具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而这“就是对它最大的利好”。

许飞的判断是准确的,年后陆续复工复产期间,口罩成为最紧缺的防疫物资之一,在各大厂商相继扩大产能的同在家网上兼职【WX loewe1991】时,股市中但凡沾上“口罩概念”的股票便备受青睐。

2020年2月3日,在A股全盘狂泻、超3000只个股跌停的情况下,道恩股份却轻松实现一字涨停。许飞也在新旧之交的巨大变局中,“幸运”地踩中了第一个财富的浪潮。

在见证了道恩股份连续5个涨停板后,许飞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于是开始陆续清仓其他股票,并等待下一个入手的时机,“一边在狂跌,一边在狂涨,换你会怎么决定?”

“基本面和技术面都利好,各个指标呈现节点状态,逼着你去买。”许飞回忆说,“说实话那时候是有些上头了。”

上头的远不止许飞一人,动荡的变局让无数人看到了“暴富”的机会。

去年辞职全职炒股的90后投资者元宁告诉AI财经社,当时促使他离职的最直接原因是,恰逢节点时,一场百无聊赖的早会令他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抄底”机会,“我一个朋友上了车,但是我没赶上。”

节点上的抉择

在由无数种合力共同催动的股市中,对于幻想把握规律的投资者而言,节点的确尤为重要,它既是引发“质变”,也是需要做出抉择的关键时刻。

作为一个专业的人,你等的就是这个时刻,”曾在国内知名基金公司工作过,如今自己从事私募投资的Conan告诉AI财经社,“你需要做的,就是在这时作出决定。”

只是,不同于许飞抉择时看到的一片大好,Conan感知到的节点,却正值手中标的“呷哺呷哺”的至暗时刻。2020年春节后,疫情的阴霾尚未消散,呷哺呷哺大量线下门店难以营业,反映到资本市场,则是一路阴跌。

不同于大多数人的套现逃离,Conan却看到了抄底的时机。在一次直播中,他不仅替呷哺呷哺卖肉,还帮其“推销”股票。尽管他的直播间中有专业的基金经理,甚至还有呷哺呷哺自家高管,但无一人相信他的判断。

在家网上兼职投资有这几种方法,炒股这一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和时间

图/视觉中国

疫情何时结束、城市何时解封、门店何时复工……当时呷哺呷哺面临的一连串问题无人可以解答,“按照常理来讲,大家都认为股价还会下跌,餐饮业会一直不景气,所以担心和恐慌很正常”。

最终,在呷哺呷哺股价为5.2元(港)时,Conan将自己基金大概10%的仓位(约1000万元)投了进去,实现了一次“等了”四年的抄底。如今,呷哺呷哺的最新股价为22.6港元,为其上市以来的历史高位。

“就像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孩,你不会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就认为她会一蹶不振。”Conan做出决策背后的逻辑也十分简单,“当时那个价格,我和那么多人说都没人买,那我买的话就会很值。”

这样的判断既是基于呷哺呷哺的行业地位,“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好过,而且各种资源还都在向头部企业聚集,如果连呷哺呷哺都扛不住,其他企业问题会更加严重。”更是建立在对未来的乐观上,“我读过疾病史,也关注到了疫苗的消息,觉得疫情肯定会过去。”

几乎是在Conan抄底呷哺呷哺同时,高峰也成功狙击了特斯拉股价的底部。

特斯拉向来是投资者们看不懂的公司,风口、大生态、智能汽车、传奇创始人……众多诱惑力十足的因素叠加在一起,当华尔街在评判特斯拉到底值多少钱时,似乎以往任何成熟的方法和工具都难以套用。

但在宛如“二进制”世界的股票市场,所有的复杂都被简单化,面对特斯拉,投资者的选择只有两种:看空或看多。身为硅谷“钢铁侠”狂热拥趸的高峰,则明显属于后者,因这只股票实现“初级财务自由阶段”后,他恨不得“把马斯克的照片裱起来”。

但他也因特斯拉而经历过人生最灰暗的时刻。2020年3月,受疫情停工影响和空头伏击,曾连续两次冲击1000美元(拆股前,相当于现在的200美元)高点的特斯拉随着熔断的美股狂跌不止,最严重时仅一夜就跌去了近130亿美元市值,相当于36万辆Model 3人间蒸发。

高峰的仓位里是他加杠杆东拼西凑起来的近100多万元人民币,在那段“跌跌不休”的时间里共损失了四分之一,相当于他两年的工资。在按住“跳楼”的念头后,他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继续借钱抄底。“我从小到大没上过牌桌,但我感觉自己具备一个赌徒的特质。”

风口上的欢宴

对于时刻关注大洋彼岸股市的投资者来说,当股价持续走低时,每个不眠的夜晚都格外寒冷。高峰跌落谷底时的折磨,购买了蔚来股票的老王早有体会。

老王最初对蔚来并无好感,认为其不过是特斯拉的模仿者,一边烧钱营销,一边却因为品控问题闹了很多笑话,他还曾在自媒体上写过几篇“黑他们”的文章。但随后见识到蔚来粉丝的狂热,尤其是“身边判断力不错的朋友”陆续入坑后,他的看法开始慢慢改变。

在家网上兼职投资有这几种方法,炒股这一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和时间

图/视觉中国

当蔚来的股价跌至两美元左右时,作为一名汽车爱好者和投资者,老王看到了“赔率很好”的机会。

“除了高瓴以外,类似腾讯和李斌这样的大股东是没有减持的,蔚来最不济也可以退市私有化。”他对AI财经社分析自己当时的心态称,“从汽车本身来讲,蔚来当时是中国唯一一个高端电动车品牌,这就注定了它在资本市场的稀缺性。”

当然,作为特斯拉曾经的“学徒”,蔚来股票在资本市场获得成功的主要原因还在于轧空而上。在买入蔚来股票之前,老王“发现蔚来的做空比例很高,最极端时占到过流通股的40%以上”,这也给了他决策的底气,“哪怕我只拿融券的利息,也能获得不错的收益。”

于是,老王从2.3美元时开始陆续买进,最低时买到过1.6美元的价位,他最高时曾手握22万股蔚来。但美好的反弹并没有发生,蔚来的股价反而继续下滑,最低时甚至跌到了1.12美元,处于退市的边缘。

“当时真的挺痛苦的,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他说,“每天我都要背着百分之二十多的亏损。”不仅如此,一些做空蔚来的朋友将自己“百分之八九十收益”的截图不时发给老王,则为他带来了“双重打击”。

在蔚来股价最低的那个夜晚,老王也盯着盘面处在“加仓”和“减仓”的纠结之中,好不容易做出“不动”的决定后,尽管“喝了一点酒”,但几乎依旧一夜未眠。扛过最艰难的一段时光后,看着蔚来缓慢回升的股价,老王那时想,“2020年能到三四块(美元)就不错了”。

他当时根本就不会想到,获得合肥国资的支持后,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利好下,蔚来将会带他参加一场怎样的财富盛宴。公开数据显示,从2020年4月国资入股以来,蔚来的股价已经翻了17倍以上,最高点时超过21倍,市值甚至一度逾1000亿美元,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车企。老王同样斩获颇丰,获得了30多倍的收益。

在老王看来,蔚来在2020年经历的“极端反转”,同当初暴涨暴跌的特斯拉一样,受到了“反身性”的影响。“反身性”是索罗斯提出的理论,这位与巴菲特齐名但风格迥异的金融巨鳄认为,在金融市场中,投资者根据市场信息决策行为,而其行动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的原本走向。

“产品负面、融资困难、经营面很差,蔚来股价就会下跌,而这种下跌加强了投资者原有的观念,就又导致了新一轮的下跌,”老王对AI财经社分析称,“连续下跌又会吸引更多空头入场,所以股价就呈现了螺旋下跌的情况。

反过来亦是如此,投资者在上升期的“偏见”导致蔚来在资本市场中的泡沫越来越大,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担忧,老王在最高点之前就选择了清仓。不止蔚来,他还先后清仓了特斯拉和小鹏汽车。

老王对AI财经社分析称,这些企业“当前的股价已经透支了未来的发展空间”。以特斯拉为例,当前市盈率为1331.61。这也意味着,特斯拉至少需要1331倍当下的盈利单位,才能匹配现在的市值,更遑论仍在亏损状态的蔚来等新能源车企了。

最后一口鱼尾

事实上,不止外界,连这些车企自身也认为泡沫的存在,马斯克和李斌都表示过自家的股价“太高了”。不久前,李斌也曾表示,“如果做一个比喻,我们事实上还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大家已经把你博士毕业以后工作的工资提前预支给你了……这期间如果有一次搞砸了都很不好办。”

对于已经在特斯拉、蔚来股票上赚到钱的老王而言,能否追到高位的节点并无太大意义,“就看一条鱼要不要吃到最后一口鱼尾了”。但总有些人不甘心,许飞就在不断追高中迷失了自己,逐渐将自己曾经秉持的信条“均衡持仓”和“落袋为安”抛诸脑后。

在家网上兼职投资有这几种方法,炒股这一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和时间

图/视觉中国

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尽管成本在不断走高,但仍落后于股价上涨的速度,许飞账面上的数字最高时连翻了三番,“主要是最开始时涨的太狠了,总以为前面还有高点。”他回忆说,“等到股价走低时又不甘心,结果错过了一个又一个节点。”

直到账面上的亏空达到数万元时,许飞才发现自己曾经的获得的财富不过是大梦一场,一路执念却什么都没有留下,反倒是最初购买的那只医疗基金在不知不觉中取得了翻倍的收益。

不同于许飞的“被套”,还有一些人不愿从股市中抽身。辞职炒股近一年,元宁也曾斩获过收益数倍的股票,整体收入更是远远超过了当初的工资。但考虑到自己本金较少,担心错过“利滚利”的机会,所以他至今没有从账户中取出过一分钱。

对于现阶段的元宁来说,股市里的财富只是账面上的数字,他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因资本增值改善,反而“降低了几个档次”,“很久没买过肉了。”他说,“我每天唯一的蛋白质来源就是一颗鸡蛋。”

偿还借款后,无论波动大小,高峰再也没减持过特斯拉的股票,他认为特斯拉这条鱼远未到鱼尾,甚至“吃了还不到一半”,“市场上从来不缺钱,但好的标的却一直稀有。”他告诉AI财经社,在他看来,除非纳斯达克出现另一家能像特斯拉一样为一个行业带来颠覆性改变的企业,否则“特斯拉的想象空间就会一直存在”。

但是自从股价暴涨以来,新能源赛道是否存在泡沫一直众说纷纭,投资者们也在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看法。对于特斯拉股价过高的质疑,还是让石杉加入了特斯拉的“做空”大军。自2020年8月至今,他自嘲已经“亏掉底裤”,一套北京房子的首付就这么没了。据统计,2020年整年,特斯拉股价暴涨743%,做空者血亏超过2000亿元。

自认为已经看到鱼尾的老王却表示绝不会加入做空的行列,那是一件“赔率很差的事”。“哪怕你已经知道一家企业存在着泡沫,但你不知道泡沫什么时候破裂,”老王说,“做空也是有成本的,时间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许飞、元宁、高峰、石杉均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