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昔日女首富牛年春节遭法院“悬赏追债”

原标题:浙江昔日女首富牛年春节遭法院“悬赏追债”

浙江昔日女首富牛年春节遭法院“悬赏追债”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晓晖 曾为浙江女首富、新光圆成股份有限公司(002147.SZ,下称“*ST新光”)实际控制人周晓光,在这个牛年春节遭遇“悬赏追债”。

2021年2月8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晓光、虞云新夫妇,及其两个儿子虞江波、虞江明所欠下的5亿元债务及利息,发出“悬赏追债”。

经济观察网记者注意到,这个“悬赏追债”的执行案号及标的为:(2020)浙07执59号案,执行标的为50796.7万元及利息。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仅通过官方文件发布,还通过其微信公众号“金华法院”广而告知,上面刊出了周晓光等四人的身份证件信息、家庭住址。

悬赏条件为两个:一是能够提供被执行人虞云新、周晓光、虞江波、虞江明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二是提供被执行人虞江波、虞江明违反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规定的线索。

对于能够提供执行财产线索的赏金金额为申请执行人实际执行到位分配所得款项的10%,提供被执行人虞江波、虞江明有违反法院限制高消费行为,并经法院查实的,每次予以奖励人民币1000元。

悬赏期限为2021年2月5日至2022年2月4日。

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被法院悬赏追债的案例,比较罕见。周晓光夫妇从义乌商贩起家,后进军地产,并收购了上市公司*ST新光。巅峰时期,周晓光夫妇身价330亿元人民币,周晓光因此被誉为浙江女首富。

但经营不善最终导致了*ST新光债务违约,最终爆雷的局面。

股价上,*ST新光已经在退市边缘苦苦挣扎,2021年1月14日,*ST新光股价跌至1元之下,以每股0.75元报收,此后回涨至1元之上。

2021年1月30日,*ST新光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预期公司净利润亏损29亿元至31亿元人民币,预期净资产为负,公司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光集团”)处于破产重整中。

2021年2月18日,*ST新光股价在每股1.05元附近徘徊,总市值约18.3亿元。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晓光的“悬赏追债”公告发之后,短短不到十日,阅读量已经达到6.4万,有人在金华法院下方评论“这真是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的好方法”,也有人评论“聚财不易,守财更难。”

在2021年1月*ST新光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ST新光承认公司治理存在多处重大缺陷,比如:

2018年度,公司发生未履行内部审批程序对外担保及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等违规事项。公司控股股东在向金融机构融资及向其他企业或个人拆借资金的过程中,违规使用公司公章签署担保合同、共同借款协议,以及违规办理房产抵押手续。截至目前,公司违规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270,267.82万元借款提供担保或作为共同借款人,上述担保及共同借款事项未履行公司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表明公司对外担保等内控制度的执行存在重大缺陷,与之相关财务报告内部控制运行失效。

2019年3月,*ST新光因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及大股东占用资金等事项,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0年1月,*ST新光公告调查结果,安徽监管局责令公司改正、对公司及相关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对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责令控股股东新光集团改正、对新光集团及周晓光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

2021年1月,*ST新光再一次被立案调查。因新光集团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与*ST新光其他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周晓光作为新光集团法定代表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新光集团立案调查,并向周晓光了解有关情况。

目前,*ST新光实际控制人虞云新、周晓光所持公司股份全部处于质押及轮候冻结状态,且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处于破产重整进程中。

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有投资者对*ST新光发出建议:“2020年年预报已净资产为负,也出现不能偿还到期债务情形。建议公司立即申请破产重整,一来可使所有债务停止计息,二来可使公司财产免于执行,三来可以合法免除债务,减轻企业负提。四来和新光集团重整形成联动。请贵司尽快主动启动破产重整程序,保护公司,投资者和债权人合法权益。”

还有投资者询问:“新光集团(破产重整)没有战略投资者报名的原因是什么?为何新光集团部发布公告延期招募或者宣布清算?处于何种考虑?新光集团计划何时终止破产重整转为破产清算?新光圆成何时启动破产重整?”

对此,*ST新光回复称,新光集团破产重整仍在实施中,公司暂未计划破产重整。

经济观察网记者就前述事项致电*ST新光证券事务办公室,未获得接听,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