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尽头不能是放贷 央行等金融管理部门约谈十三家网络平台

原标题:互联网的尽头不能是放贷 央行等金融管理部门约谈十三家网络平台

互联网的尽头不能是放贷 央行等金融管理部门约谈十三家网络平台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万敏 2021年4月29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以下简称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部分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主持约谈。

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美团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数科、360数科、新浪金融、苏宁金融、国美金融科技、携程金融等13家网络平台企业实际控制人或代表参加了约谈。

此前,因多个不同类型生活服务领域的服务型APP均上线了金融借贷业务,被网友调侃“互联网的尽头是放贷”,央行本次约谈内容再次重申“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或将对以助贷模式为主的此类APP内金融借贷业务产生影响。

助贷业务前景未明

“普遍存在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监管套利、不公平竞争、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严重违规问题。此次联合监管约谈的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具有综合经营特征且业务规模较大、在行业内有重要影响力、暴露的问题也较为典型,必须率先严肃纠正。”央行在昨日发布的相关信息中,列举了上述网络平台的主要问题。

金融管理部门针对当前网络平台企业从事金融业务中普遍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了七项整改要求,其中包括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支付回归本源、打破信息垄断等。

资深银行科技观察人士潘晓俊对记者表示,“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的原则反复强调,但未明确目前互联网金融企业哪些是属于需要纳入金融活动的范围。比如联合贷已经纳入了,但助贷算不算仍未确定。联合贷受到杠杆率的严格管控后,很多互联网平台都直接转助贷了。

据潘晓俊观察,有部分银行基于过往合作经验,认为转助贷后风险可控就直接重新签合作协议,绕过了监管但实际风险并没有半点减少,原来什么样子的客户就是什么样子的客户,原来怎么样子的对接流程就是什么流程,变化的是面上的融担或保险的兜底都去掉了。潘晓俊建议,助贷也需要适当管控下集中度,比如一家助贷平台的资金方不能太集中,就算出风险也都能分担下。

2020年8月最高法公布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将4倍LPR (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作为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对助贷模式也产生了较大影响。

展开全文

一位助贷行业人士表示,在放贷利率方面,平台机构自营的资产贷款上限尽量往24%靠拢,助贷业务中,现在资方对存量合作机构还能做到36%,新接入机构要按照24%或按照APR15.4%的上限来,避免合规风险。

包括以上十三家在内的网络平台,其信贷产品目标人群是银行以外的次级客户,风险定价上限被压降将使其规模扩张受限,其信贷金融业务的价值或需重新考量。

个人信息保护仍是重点

此次约谈,金融管理部门强调了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内容,包括“打破信息垄断,严格通过持牌征信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强化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规范个人信息采集使用、营销宣传行为和格式文本合同,加强监督并规范与第三方机构的金融业务合作等。”

近年来,针对互联网个人信息保护的监管政策不断加码,随着互联网时代金融服务与用户数据紧密相连,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已经成为金融科技创新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更将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原本监管希望看到各家巨头把数据都整合进持牌征信机构的愿望基本破灭了,各家都各自通过风控模型名义玩着自己的数据。”潘晓俊认为。

对用户量比较大的网络平台来说,用户数据是其核心资产,银行与其合作往往也是看中了大平台的“流量”,而这些数据又与获客、风控环节紧密挂钩,因此,网络平台的用户数据共享还需一个更合理明确的框架安排。

一位民营银行行长明确表示,对没有自己流量的中小银行来说,究竟有多少能力能够做到自主风控,在信用评分、反欺诈、贷后管理方面有多少能力还存在疑问,希望监管部门要厘清,平台归平台、银行归银行。

网络平台热衷金融牌照

除了BAT之外,热衷于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还有字节跳动、滴滴等。上周,公开数据显示,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的金融物管类“抖音支付”“抖分期”“抖享付”商标陆续完成注册。

2021年3月26日,滴滴通过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迪润(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入股杭银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曲线”拿下消费金融牌照。据不完全统计,滴滴已滴滴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已经取得了支付、网络小贷、保险等多块金融牌照。

此外,快手、哔哩哔哩等网络平台也在积极布局支付业务。而据此前媒体的不完全统计,涉及外卖点餐、视频社交、美颜修图、出行导航等等多达数十上百个网络平台嵌入了金融借贷产品。

此次金融管理部门的约谈内容提出的整改内容包括,加强对股东资质、股权结构、资本、风险隔离、关联交易等关键环节的规范管理,符合条件的企业要依法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严格落实审慎监管要求,完善公司治理,落实投资入股银行保险机构“两参一控”要求,合规审慎开展互联网存贷款和互联网保险业务,防范网络互助业务风险。

平安证券在近期研报中指出,监管部门未来对于金融科技的发展仍将延续规范与发展并重的监管思路,金融科技将逐步纳入到金融的监管框架中。短期监管环境的变化,将给金融科技企业带来业务调整压力,需密切关注后续相关业务的监管动向。但随着国内数字技术的发展,国内居民生活和产业端加快数字化转型,以互联网保险、互联网理财、小微经营贷、无抵押数字化消费贷为代表的创新金融服务需求有望延续高增态势,金融科技在过去多年发展中证明确实可以赋能普惠金融,随着监管体系的完善,行业有望迎来规范化发展的新阶段。

参加约谈的企业表示,将高度重视自查和整改工作,在金融管理部门的指导下,全面对标金融监管要求,制定整改方案,认真落实到位。在全力保证金融业务合规性和连续性的同时,将继续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群众的本源,进一步增强社会责任,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环境。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